通胀的本质

通胀的本质

1948年8月19日,国民政府以总统令发布《财政经济紧急处分令》,以一元金圆券折法币300万元的兑换比回收法币,发行新币,拉开了金圆券改革的序幕。彼时发行了十几年的法币已经面临严重的通货膨胀,发行额从1937年的14亿元涨到了660万亿元,增长了47万倍,同期物价上涨3492万倍。100元法币在37年能买两头牛,39年能买一头猪,43年能买一只鸡,45年能买两只鸡蛋,到最后就只能买一张纸了。金圆券的改革就是希望能够平抑物价,收紧纸币,挽救濒于崩溃的国统区经济秩序。然而,短短三个月之后,蒋经国上海打虎失败,半年之后金圆券的发行量增长了24万倍,沦为了更不值钱的废纸。

从事后的日记来看,当蒋委员长踏上最后一趟飞往台湾的班机时,应该是还没想明白。全面抗战失土失地,武器士兵处于全面劣势,尚能维持8年,最后反败为胜。全面内战有人有钱有美械师有主要的工业区和完整的江南。第一年还在全面进攻,收复中原。第二年重点进攻光复山东,打下延安。第三年战略决战一气丢了东北、华北、长江以北,和全部的国军精锐主力。然后就转进台湾了。这时的他不知道有没有想起国统区那些印钞机的血盆大口,是如何吞噬了南京政府最后的根基……

通胀真的是洪水猛兽么?为什么有时候通胀让人谈虎色变,有时候又让人求之而不得?通胀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从上面的例子很明显可以看出,滥发货币,人为制造通胀自然不会“印”出财富,那么通胀本身稀疏了财富吗?其实也没有。通胀本质是改变了财富的分配。

对于负债的债务人来说由于货币的实际购买力下降,债务被稀释了,对应的债权人则损失了相应的购买力,财富从债权人手上转移到了债务人手上。极端的,当通货膨胀发展到一定程度,债务人的债务就相当于“被免除”了。举个例子,比如张三在10年前向李四借了100万,约定年化利率5%,买了一套房,过了10年,因为通货膨胀,房价涨了100倍,这时候张三连本带利还李四的钱都买不了一平米,相当于李四把一套房送给了张三。从现金持有人和资产持有人的角度也类似,通胀会导致财富从现金持有人往资产持有人的转移,或者说是一种资产持有人对现金持有人的剥削。

那为什么我们总认为适度的通胀比通缩好呢?从上面能看出来,通胀鼓励的其实是借债和持有资产,而现代的大工业生产其实就是需要依靠信用借杠杆,在资本驱动下聚集资源,来从事生产和扩大生产的,因此适度的通胀,其实会让天平往企业家倾斜,鼓励生产的扩张,如果这个趋势最后确实带来了实际物质生产的增加,那就是一种有益于社会生产力提升的“生长激素”,形成正循环。当然天平的另一端同时也“惩罚”了那些之前占有了信用和资源,却没有投入到生产和消费中去的“消极的生产者和消费者”。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现代政府在发行信用货币的情况下,本身也是一个巨大的债务人,适度的通胀,可以使得国债、地方债等随时间逐步“贬值”,降低政府还债的压力,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给了政府更多灵活调动社会资源的信用,起到类似铸币税的效果。从这个角度也可以理解之前国民政府为什么要一直印钱来给自己续命了。

那为什么这种印钱的救命手段最后成了饮鸩止渴呢?进一步的为什么对于恶性的通胀,人人都谈虎色变呢?一方面,通胀会加剧贫富差距,因为拥有资产、信用,可以借长期巨额杠杆的其实往往是处于强势地位的企业主、富人(有人可能会说古代有穷人借高利贷,现代之前也有高息网贷收割涉世不深的年轻人,但是这部分因为利率畸高,还款周期短,反而受通胀的影响小,而且可以即时调整利率,使得远远覆盖通胀损失的购买力)。而对于普通民众、中产来说,大部分债务的规模和账期都不能和金字塔顶层的人群相比,大部分收入来源也来自于现金形式的工资收入。而这部分人群又对被掠夺更敏感,恩格尔系数高。对于富人来说,就算损失90%的资产和收入,对于普通的生活影响也不大,但是对于大部分民众而言,损失50%的资产和收入,可能就会严重影响吃穿住行。因而无限制的恶性通胀会危及普通民众的基本生活,从而导致社会的不稳定。

更进一步,如果通胀继续恶化,将会动摇整个货币的信用根基。就和文首的故事一样,如果货币贬值的速度太快,那不管穷人富人都不会再愿意持有货币,货币也就失去了流通的能力,一旦货币失灵,整个社会的商品流转、信用转移、资源聚集都会发生堵塞,这时候整个社会的协作和生产效率会大幅下降,此时的通胀就会实际侵蚀财富的大盘,乃至引发社会和国家层面更深层次的危机。

因此,适度温和的通胀相当于适量地饮用咖啡,加速血液循环,使经济更兴奋,但是咖啡的过量饮用就会导致各种副作用,乃至危及生命。通胀的本质看起来是一种再分配的调节,深层次的这种调节却反过来会实在的影响生产的效率。

本文:通胀的本质,来源:海中枫叶。

©2021 外汇DIY waihuidiy.cn 联系我们